7.3魏晋风度:人的自觉

《世说新语》是南朝时期产生的一部主要记述魏晋人物言谈逸事的志人小说。同时也是一部史学著作。
魏晋可以说是为艺术而艺术的时代,创作的目的在于艺术作品本身,与社会政治无关。
文学自觉的产生有一个先决条件,就是人的自觉。
中国思想史的演进,在汉武帝时期汉武帝接受了董仲舒天人三策的建议,儒家一跃成为官学。作为政治思想的儒家思想对文人的个性实际上起到了束缚的作用(个人认为这符合统治者的根本目的)。儒家经学走向一个极端,加上儒学依从的政治基础走向衰落,到了东汉建安时代,今文经学走向了神秘的谶纬之学,古文经学走向了繁琐的章句之学,儒家经学的繁琐迂阔。另一种思潮,玄学,开始出现。玄学是三国、两晋时期兴起的一些哲学家借助于周易以及老庄的哲学著作来改造的传统儒家思想所成的哲学思想。
玄学在魏晋时期成了这个时代的主要思潮。
玄学有一部分和魏晋风度息息相关。
声无哀乐论,养生论,言尽意论。
言尽意论,就是语言和意的关系。关于言意的关系就有两个不同的观点。言尽意,就是希望语言能够表达自己内在的思想感情。还有一种观点,就是认为语言不能表达主体的内在的思想感情。
养生论,以嵇康等人为代表,嵇康写过一篇养生论的文章。到今天还是中医学的一篇重要文章(……歪人家是个文学家啊雾草)。说生活中不要大喜大悲,让情感位于两极之间,影响我们的身体健康,要做到淡薄无感,没有什么功名利禄在自己的心中。再有就是通过一些方法来养生,“呼吸吐纳”“服食养身”“使形神相亲”“表里俱济也”,像我们今天的气功(= =???),然后就是通过食疗吃些东西来养生(-。-)。(中医真是玄学啊……= =突然害怕)
声无哀乐论,这是一个音乐命题。嵇康作为一个音乐大师,写过一篇音乐专论,提出观点认为音乐实际上是没有情感的。

声音自当以善恶为主,则无关哀乐。哀乐自当以情感而后发,则无系于声音。
——《声无哀乐论》

声音只能用好听和不好听来讲,不能用情感来评价音乐。实际理论上是站不住脚的。之所以提出是为了针对儒家的音乐理论。儒家非常强调音乐的教化,但是过分强调以后,失去了音乐的独立地位。
玄学中还有一个特别的理论,才性四本论。“同、异、合、离”。才能合品德之间的关系。
玄学理论还有一个命题,是讨论情感的,叫圣人有情无情。人是有情感的,但是现在要进一步追问,圣人有没有感情。庄子《逍遥游》中提及“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圣人与一般人是不一样的。常人有喜怒哀乐,但是玄学家认为圣人是没有喜怒哀乐感情的。大部分人都同意这个观点,但是有个哲学家,王弼,认为圣人也有七情六欲,只是和普通人有一点不同,就是不为情感所累。
了解魏晋玄学是理解魏晋风流的一个基础。
才性四本论是魏晋玄学的主要命题。两个主要观点,一个是和同,一个是离异。和同认为人的才行和品德是一致统一并且同样重要的,离异认为人的才能和品性是不相关的并且不能够同等的去对待它。
汉末建安时期,著名政治人物,曹操,政治理想是一统天下,但是由于曹操的特殊出身,很多的文人士大夫,不愿为他效力,于是三次下求贤令。求贤令中的核心思想,就是“唯才是举”。就是提拔一个人的时候不考虑德行如何。这样一个主导思想使曹操身边聚集了很多有才华的人。这是才性四本论的一个实践。
受魏晋玄学的影响,魏晋文人特别关注个体的价值。有两个典型例子,例子略。
魏晋的文人士大夫,特别关注人的生命。《世说新语》中就记载了一个感人的故事。故事略。“树犹如此,人何以堪”的典故出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