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开篇、结尾与承转

前人在论述到诗歌的时候,往往非常重视开篇,结尾以及中间的过渡。

对句好可得,结句好难得,发句好尤难得。
——《沧浪诗话》严羽

诗无一定腔拍,只须净落笔,第一句起头一二字尤要紧。
——《而庵诗话》徐增在

直疑高山坠石,不知其来,令人惊觉。
——《说诗晬语》沈德潜

开篇两种,入笔擒题,比如《蜀相》,还有一种,突兀高远。就好比高山坠石,不知其来,令人惊艳,给人一种震惊之感,比如杜甫《登楼》,“花近高楼伤客心,万方多难此登临”,头一句让人不知道说的是什么,到了第二句才补足。还有王维的《观猎》,李白《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书云》《将进酒》《蜀道难》等。《蜀道难》一上来就“噫吁嚱,危乎高哉”,然后说“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收尾也十分困难,能不能有一个好的收尾,关系到最后能不能给全诗作一个殿尾,做一个总括。

结句尤难。无好结句,可见其人终无成也。
——《诗法家教》杨载

凡起句当如爆竹,骤响易彻;结句当如撞钟,清音有余。
——《四溟诗话》谢榛

说起句一般要像爆竹,结句要像撞钟。结句要缭绕于耳,这样的一种效果就非常好。比如张继《枫桥夜泊》

枫桥夜泊
月落乌啼霜满天,
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
夜半钟声到客船。

这个结尾,把夜半时分,钟声响起,从远处而来,袅袅不绝的状况,写得非常的鲜活。
当然最重要的是中间的过渡,一般的诗人往往处理不好,有时候一转,离题太远,跨度太大,有的时候不好转开,使得诗歌的格局很狭小。林语堂先生曾在文章中写过一句话“转不得的地方硬转,收不住的地方硬收”。读者的阅读能力是很强的,在转不得的地方硬转一笔,可以拉大诗歌的境界。